當前位置:首頁 -> 在線小說 -> 釣人的魚商梯全文免費閱讀

釣人的魚商梯全文免費閱讀

2020-06-13  作者:網友  編輯:百度云資源
 
第一章
 
鑼鼓喧天,嗩吶聲響徹了整個山村,鞭炮不時炸響,到處都彌漫著喜氣洋洋的氣氛,迎親的婚車已經來了半個小時,還沒有回程的跡象。
 
房間里,一個男子單膝跪在地上,對著坐在床上披紅掛彩的新娘說道:“我再問你一句,你到底跟不跟我走,兩萬塊錢,我現在確實是拿不出來,等咱們結了婚,我會再送兩萬來,你看行不行?”
 
“我說老嫂子,驢兒家的情況你也知道,你這個時候臨時加上車錢,確實是為難人了,你讓我這個做媒人的也難做……”媒人此時也開始為新郎說情了。
 
“你們什么也別說了,這兩萬上車錢,必須現在就拿來,現在離十二點還有三個小時呢,回去借吧,反正都是一個村,也沒有幾步路,回去借了錢再來娶親”。新娘子的母親一口回絕了商量的可能性。
 
媒人走到新郎身邊,伸手拉了他一把,示意出去談,在這個過程中,新娘至始自終都沒說一句話。
 
“驢兒,你咋想的,家里還有錢嗎?”
 
“三叔,我家啥情況你不知道?彩禮錢已經把我家掏空了,辦酒席的錢都是借的,再拿出來兩萬,我上哪弄去,我又不會拉屎成金”。新郎張小驢憤憤的說道。
 
“別扯那些沒用的,回去借吧,都到了這個份上了,這婚總不能不結了吧”。媒人三叔說道。
 
張小驢聞言回頭看了看新娘家,再看看離這里有二里多路的自己家門口也是人頭攢動,都在等著自己迎親回去呢,但是這兩萬自己確實是沒地找去。
 
“我再去問問她,這婚到底還結不結了?”說罷,回頭向屋里跑去,三叔一把沒拉住,心里想,這是要壞事,于是緊跟著跑回了院子里。
 
伴娘和小舅子一看張小驢跑了回來,趕緊關了門要紅包才肯開門,媽的,剛剛要了一茬了,這會還要,張小驢敲了敲門,說道:“陳曉霞,我再問你一句,是不是我今天拿不出來兩萬的上車錢,你就不嫁了是吧?”
 
“你說的對,不嫁了,這點錢都拿不出來,我閨女跟你結婚也是受罪,我們不嫁了”。準丈母娘一口回絕道。
 
張小驢聞言,調頭就走,但是走了幾步又覺得這事真是他.媽的太窩囊了,你們要是早點講好了,要多少錢我覺得可以就拿,談不妥就拉倒,就是這兩萬,你要是早一天說我可以去借,他.媽的這就要上車了,你給我來這一出,我是來接親的,又不是上市場進貨,我哪會準備這么多錢?
 
越想越是氣惱,回頭一腳踹向了新娘子所在的房間門,不知道是這門太不結實了,還是張小驢的力氣太大,總之,這一腳下去,門板被踹倒了,門板后面砸到了小舅子和兩個伴娘。
 
然后,張小驢在屋里人目瞪口呆之時,撕掉了胸花,脫掉了專為結婚買的西服,就連領帶都拉扯下來扔掉了。
 
“驢兒,小驢兒,你這是干什么?”媒人三叔一把拉住了張小驢,質問道。
 
張小驢看了他一眼,然后掙脫了他的手,說道:“這婚老子不結了,我就不信了,除了他陳家的閨女,我張小驢就得打光棍,我就不信這個邪,還有,把我們家的彩禮明天給我送回去,少一分錢老子讓你們過不了年”。
 
鼓也不敲了,嗩吶也沒人吹了,一眾人看著發瘋似的新郎,無言以對。
 
“大家伙都散了吧,該給你們的錢,明天到我家里來拿,我給你們送去也行,這婚不結了,為啥不結了,新娘臨時要加兩萬的上車錢,老子沒錢,這媳婦就算了,不娶了,散了吧”。說罷,張小驢將西服外套搭在肩膀上,向家里走去。
 
新娘子沒上車這事先張小驢一步傳到了他的家里,家里殺豬宰羊的人們都還在忙活著呢,聽到這消息,暫時停下了手里的活,張小驢的父母都是村里的老實人,聞言氣的在家里跺腳,可是有什么用,而且剛剛陳家打來電話了,說是這門婚事到此為止,就是再加十萬也不會嫁給張小驢了,原因當然是張小驢把新娘子家給砸了。
 
張小驢回到了家里,在眾目睽睽之下回到了洞房里,本來這里擠著不少人,但是看到張小驢回來了,哄的一下都散了,誰也不想觸這個霉頭,等到他再次到院子里時,院子里一片狼藉,既然新娘子沒娶來,誰還會留下吃飯呢,買的這些東西正好可以過年了。
 
“咱們家這情況,有人肯嫁給你就不錯了,你說你,好容易說上門親事,這都臨門一腳了,你自己就這么攪黃了,你這是要氣死我?”張小驢的母親腿腳不利索,拄著棍子站在洞房門外罵張小驢道。
 
“媽,你還看不出來嗎,他們這是臨時后悔了,這才要求加錢的,除了加錢,還要我結婚后和你們分家,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,讓你們為了我的婚事背一屁.股債,而且她媽說了,分家絕不會分一分錢的債,這是人說的話嗎,以前吧,我還覺得陳曉霞是個通情達理的姑娘,今天看看,她全聽她媽的,算了,還不都是因為咱家窮唄,沒啥,過了年我看看能干點啥,掙點錢,明年再找唄”。張小驢說道。
 
天色漸暗,張小驢坐在屋頂上抽煙。
 
“哥,想啥呢?你平時不是挺能忽悠的嗎,怎么這次嫂子就沒能被你忽悠來呢?”
 
張小驢扭頭看看妹妹,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頭,嘆口氣,將煙蒂扔下了屋頂。
 
“小妹啊,你要記住了,兜里有錢,心里不慌,你哥我兜里沒錢,就是再會忽悠,那也是白搭,遇到陳曉霞她媽那種較真的就完蛋了”。張小驢非常無奈的說道。
 
剛剛想站起來從房頂下去,一抬頭,看到自己家后山的山頂上有一團光,影影綽綽的,張小驢對小妹說道:“去幫媽做飯吧,我去山上地里看看,前天收的地瓜都還晾著呢,別被人給偷了,我待會就回來吃飯”。
 
“山上那是干什么的,不會有什么事吧?”小妹問道。
 
“不會,我去看看就回來”。張小驢說道。
 
第二章
 
張小驢家是陳家寨的外姓人,整個陳家寨就只有張小驢一家姓張,因為他的父親是入贅來的陳家寨,所以在寨子里的地位不高,在張小驢長大之前,地位更低,就連寨子里分的田地都是最差的,在一座土山的山頂,這里是陳家寨最高的地方,種地完全是靠天吃飯,下點雨也都很快流走了,所以山頂一直干旱,只能種植一些地瓜和玉米。
 
前幾天剛剛收獲的地瓜還沒來得及背下山,山頂的燈光讓張小驢加快了腳步,他生怕是陳家的報復,要是這些地瓜被毀了,那這下半年的收入就徹底泡湯了。
 
半路上找了根棍子,張小驢一路不知道絆了幾個跟頭,總算是趕到了山頂,但是卻發現那一點光影越來越大,離著光影還有四五十米的時候,張小驢發現,那是一座野營的帳篷,這個時候誰會到自己家田地里來野營呢,他在一垛地瓜秧子后面蹲了下來,靜觀其變,看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 
這時候,天色更加的暗了,帳篷里亮著燈,可以說,里面的一舉一動都可以看的很清楚,此時張小驢發現,里面是兩個人,從頭發的長度和其他的身體特征來看,里面是一男一女,而且還拿著一根棍子搖來搖去,棍子上好像是手機。
 
因為離的遠,張小驢聽不到這對男女在說什么,只是能看得出這兩人在不時的對著棍子上的手機做著各種動作,而隨著時間的流逝,張小驢看到這兩人居然開始脫衣服了。
 
一股熱血涌上了頭,要是沒什么意外的話,此時自己應該是在和陳曉霞洞房呢,沒想到此時卻在看別人的洞房,這真是莫大的諷刺。
 
他在外面可以看到帳篷里的一舉一動,但是帳篷里的人卻覺察不到外面的動靜,因為張小驢為了降低可能發出的聲音,他是慢慢爬過去的。
 
終于,在距離帳篷還有七八米遠的地方,他停在了另外一垛地瓜秧子旁邊,龜縮在地上一動不動,靜靜的看著帳篷里的這對狗男女的表演。
 
帳篷里的說話聲也能聽的一清二楚,此時男的將手機固定在了一個直立的棍子上,回頭開始了和女人的親密接觸,看的張小驢血脈噴張,但是他一直都在努力的忍著,想著怎么對付他們,這對狗男女居然在夜里偷偷來自己田地里搞破鞋,簡直是太不要臉了,他想著怎么對這對狗男女收點場地使用費。
 
“老鐵們,我們現在是在山里,山里的信號不好,好容易找到一個信號好的山頭上,我這次呢,是跟著女朋友回老家,這次真的是野戰,給你們看看帳篷外面的景色……”說罷,這個男人居然拿著手機爬出了帳篷,張小驢立刻往后縮了縮,躲在了地瓜秧子垛后面,趴在地上不敢吱聲。
 
男人拿著手機對著周圍的景色轉了一圈,還對著帳篷里照了照,然后就鉆到了帳篷里。
 
“各位老鐵,小禮物走一走,刷的禮物越多,跑車,游艇,我們接下來的表演就更加精彩,看看這是什么,這是新買的羽毛蕾絲面罩,待會我和女朋友會戴上這個面罩,到時候就能表演的更加開放一些了,因為是在她的老家,她有點害怕,被寨子里的人遇到就不好了……嗯,在哪里,這個老哥問我們現在哪里,這個不能說啦,只能告訴你們,這里是山里,空氣非常好,一點霧霾都沒有,唯一的缺點就是信號不是很好,下面寨子里都沒有4G信號,我們是跑到了山頂才能有4G信號的,不然的話,今晚的直播就泡湯了,來來,禮物走一走了……”
 
男的不停的在吆喝,好像是在對著手機賣什么東西似的,與此同時,他的手也不老實,不時的在女人身上來回摩挲著,還會伸到女人的衣服里去。
 
雖然有些冷,但是張小驢依然選擇繼續等下去,他倒是想看看這對狗男女到底能整出什么幺蛾子來。
 
晚上九點多了,這對狗男女終于進行到了實質的階段,這真是讓張小驢大開眼界,雖然他不是初哥,但是看著帳篷里這對狗男女各種姿勢變著花樣來的場景,依然免不了熱血上頭,他覺得自己要是再繼續看下去,非要崩了不可,于是點了支煙,站了起來,提著棍子走了過去。
 
張小驢這家伙其實真是夠壞的,眼看著這對男女都到了關鍵時刻,可是這個時候去攪和,搞不好就會讓這對狗男女落下病根,他才不管這些呢,這里是我的田地,就是我的地盤,你們在我的田地里瞎胡搞,經過我同意了嗎?
 
他走過去,聽著里面呼天喊地的叫喊聲,在帳篷前面慢慢蹲下來,伸手拉開了帳篷拉鏈,嘴里還叼著煙卷,因為風向的緣故,燃燒的香煙有些熏眼睛,這是帳篷里的一對男女第一眼看到的張小驢尊容,一個拿著棍子,瞇著眼的男人蹲在帳篷門口,而此時女人跪在帳篷里正對著張小驢,那個男人跪在女人的身后,而他們和張小驢之間,隔著一個三腳架,三腳架上放著一部手機。
 
如果這時候張小驢看一眼手機屏幕,他看到的一定是滿屏的咒罵彈幕,因為帳篷里的兩人看到張小驢那一瞬間就愣住了,可是通過手機看他們表演的人還以為是到了關鍵時刻卡了呢。
 
“啊……”女人一下子驚叫起來,迅速的躲在了男人的后面,男人也在向后躲,帳篷根本沒有固定在田地里,一時間人仰馬翻,帳篷也倒了,兩人好一會才找到了帳篷的出口。
 
張小驢沒動,就站在那里等著,等著這兩人出來。
 
但是讓張小驢沒想到的是,先出來見自己的不是男人,倒是女人先出來了,她怯怯的走到了張小驢身邊,小聲叫了聲:“姐夫,這事你能別說出去嗎?”
 
“臥槽,姐夫?……”張小驢一下子呆住了,于是湊近了看向這個女人,不是陳曉棠是誰,她姐姐陳曉霞,就是他白天沒能娶來的新娘子,但是沒想到這個準小姨子居然在夜里,在野地里和野男人搞這一套,還直播給全國的網友看,這他.媽都是什么事?
 


釣人的魚商梯全文免費閱讀由資源分享吧編輯整理,轉載請注明本文鏈接


江苏11选5